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 > 18新利体育 >

中超裁判内部停哨达12人 杨新利:裁判培养不规范

来源:未知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2-14 00:39 浏览量:

  正在进行的中超联赛又出裁判争议!近日王迪和郭宝龙的判罚就引起了很大争议,联赛五轮过后已有多名裁判被内部停哨。

  2012赛季中超16家俱乐部累计投资超过30亿人民币,大牌加盟,球市继续回暖。在这种背景下,中超联赛裁判执法水平和他们管理者的管理水平,一如既往的再次成为俱乐部、媒体和球迷诟病的焦点。图为2012年11月3日中超联赛第30轮大连实德0-3负贵州人和,裁判组入场。

  作为2011赛季中超金哨得主,隶属于北京足协的谭海和第二助理裁判霍伟明在2012赛季揭幕战中最后时刻两个误判,直接导致人和主场2-1绝杀鲁能,赛后足协官员公开承认绝杀球越位。今年42岁的谭海以主裁判身份累计执法中超17场赛事。图为2012年3月10日中超联赛揭幕战谭海执法。

  作为去年中超联赛银哨得主——范琦41岁,隶属于北京足协的范琦本赛季以主裁判身份执法17场。和谭海一样是本赛季执法中超次数最多的主裁。2012年10月20日中超第28轮舜天主场迎战恒大的天王山之战,中国足协派遣范琦出任主裁判。本场比赛最终以平局收场,负责比赛直播的央视解说员也罕见的夸奖了本场比赛裁判执法完成出色,确保一场高水平联赛流畅进行。

  陶然成最先被球迷熟知的是“桑拿裁判”的绰号,反赌扫黑案彻查中超裁判,陶然成清者自清。今年42岁的他隶属于上海足协,本赛季以主裁身份执法15场中超。图为2012年7月15日中超第17轮富力1-0恒大比赛中,陶然成在劝解唐淼与秦升之间的口角。

  隶属于江苏足协的李俊今年40岁,在足协前10轮采取抽签+选派方式决定中超主裁执法安排中,李俊未能获得出场机会。第11轮焦点之战恒大1-0击败中能比赛中,李俊首次登场执法。本赛季李俊主吹中超8场比赛。图为2012年中超第15轮大连阿尔滨1-1绿城比赛中李俊在执法。

  今年37岁的王哲隶属于北京足协,本赛季王哲主吹过14场中超。两年前7月25日在青岛赛区,王哲在中能比分落后时3分钟内连出2张红牌,引起中能教练和球员不满,一名愤怒当地球迷还从看台跳下“飞踹”王哲。图为2012年6月16日中超第13轮阿尔滨2-1富力比赛中,王哲在和富力两位队员解释判罚理由。

  80后裁判王迪今年31岁,隶属于上海足协,本赛季主吹过10场中超。两年前在中国足球裁判青黄不接之际,中国足协将王迪作为重点培养对象,安排执法重要赛事并申报了国际级裁判,2010赛季一场山东德比中,王迪曾有过8张黄牌有7张给了客队中能尴尬执法纪录。图为2012年8月17日中超22轮国安1-1辽宁宏运比赛中,国安主帅帕切科场边发飙,以示对王迪执法不满的抗议。

  隶属于北京足协的张正平今年44岁,2005年被中国足协增补为国际级裁判,本赛季主吹过7场中超比赛,是本赛季中超有过执法纪录的年龄最大的一位现役裁判。图为2012年7月9日中超第16轮亚泰0-1实德比赛中,徐航在向双方队员解释判罚规则。

  隶属于辽宁足协的张正平今年43岁,本赛季他主吹过6场中超。图为2012年6月23日中超第14轮泰达1-2人和比赛中张正平向泰达犯规队员出示黄牌。

  今年41岁的黄烨军隶属于北京足协,本赛季主吹过9场中超。在8月份黄烨军执法富力辽足比赛后,赢了球的富力外援罗斯伊顿发微薄吐槽——质疑黄烨军执法法水平。在他看來,中超裁判执法水平之低已经让他忍不下去了。图为2012年3月10日中超首轮辽宁3-1建业比赛中黄烨军在执法。

  隶属于湖北足协的周刚今年41岁,本赛季主吹8场中超。上赛季北京主帅帕切科在京津之战中的中指,就是针对周刚执法不满竖起来的。图为2012年6月23日中超第14轮国安0-1舜天比赛中,国安队长徐云龙在与主裁判周刚理论。

  同样是41岁的还有钟俊,他隶属于湖北足协,在中超前10轮比赛中没有出场纪录,本赛季主吹过6场中超,图为2012年7月22日中超18轮亚泰2-1辽宁,裁判组成员赛前观看升旗仪式,持球者为主裁判钟俊。

  隶属于北京足协的李海河今年40岁,本赛季主吹过5场中超。5月20中超第11轮辽足2-1泰达比赛后,时任泰达洋帅库泽因不满李海河判罚,在运动员通道拿出人民币向裁判组以示抗议,有泰达官员曝料:“前年他还在吹乙级,今年怎么就有资格吹中超了?”图为2012年5月6日中超第9轮恒大2-1阿尔滨比赛中,李海河向恒大杨君出示黄牌。

  隶属于山东足协的郭宝龙今年39岁,本赛季主吹过12场中超。他在执法比赛过程中,被主客双方队员教练质疑并不罕见。图为2012年3月16日中超第2轮国安国安3-2申花比赛中。主裁郭宝龙在和国安队员张辛昕、马季奇理论。

  今年38岁的姚庆隶属于山东足协,本赛季主吹过10场中超。图为2012年5月19日中超第11轮阿尔滨1-1舜天比赛中,阿尔滨队长于大宝在和主裁姚庆吐槽。因姚庆争议判罚引起当地球迷不满,该场比赛结束一小时后,滞留在场外不肯离去声讨姚庆。

  隶属于天津足协的王津今年38岁,本赛季主吹过8场中超。2008年武汉光谷退出中超的那场比赛,王津是当值主裁判。图为2012年6月16日第13轮亚泰2-0申花比赛中,申花队王冠伊与王津在理论。

  隶属于延边足协的石祯禄今年34岁,本赛季主吹过4场中超。第4轮焦点战申花0-1恒大之战初定石祯禄主裁,足协最终用已退役的孙葆洁顶替了他。今年9月足协向国际足联提交7名国际级裁判推荐名单中,石祯禄名列其中。图为2012年7月21日中超第18轮建业1-2恒大比赛中石祯禄在出示黄牌。

  今年31岁的徐富新隶属于北京足协,本赛季主吹过7场中超。第8轮申花0-0鲁能比赛中,徐富新将两张黄牌分别给了在对方禁区内摔倒的申花波西奇和鲁能马塞纳,他这种认定禁区内摔倒即假摔出牌的判罚也引起争议。有趣的是上赛季第13轮恒大2-1舜天比赛中3个进球,都是当值主裁徐富新判罚的点球,是役他的执法风格是只要禁区有倒地,就判罚给进攻方点球。图为2012年6月17日中超第13轮申鑫1-1平实德比赛中徐富新在执法。

  唐锟今年29岁,是中超最年轻的主裁判之一,隶属于山东足协。本赛季主吹过2场中超。第3轮京津之战唐锟被抽中为主裁判,足协考虑到该场比赛特殊性,最终请来韩国裁判主吹。图为2012年7月21日中超第18轮国安0-2负绿城比赛中,国安队长徐云龙、于洋与主裁判唐锟理论。

  隶属于北京足协的艾堃今年29岁,同样作为中超最年轻主裁判的他本赛季主吹过4场中超。第6轮中能2-1申鑫比赛中双方队员爆发大范围殴斗事件,赛后艾堃的执法被称为这次殴斗事件的“导火索”。图为2012年7月14日中超第17轮辽足1-1人和比赛中,艾堃向人和队于海出示黄牌。

  傅明今年也是29岁,隶属于江苏足协,本赛季主吹过5场中超。第10轮傅明原定执法实德恒大比赛,后被谭海代替。第14轮实德0-0建业比赛中,当值主裁傅明也是争议不断。图为2012年3月25日中超第3轮绿城1-0北京国安比赛中,傅明向绿城刘斌出示黄牌。

  马宁隶属于江苏足协,今年35岁,本赛季主吹过14场中超。图为2012年10月27日中超29轮人和1-1泰达比赛中,马宁和泰达队员杜震宇争执中。赛后媒体曝出在这次争执中马宁说:“行,你等着!”很快杜震宇被其出示本场第2张黄牌,红牌罚下。本赛季有中超主裁执法纪录的还有同为35岁的马力(北京)、赵治治(北京)和莫伟聪(广东),他们3人累计主吹过11场中超,但也都出现因为嫩赛前被调整的情况。

  相比长春籍主裁石祯禄中超4场执法纪录被足协申报国际级裁判的事例,马宁早在2010年12月,就创下了“零场顶级联赛执法经验”被足协推荐为国际级裁判的纪录。执法水平高度暂且不说,动辄就与球员发生口角这种事,在马宁执法过程中并非小概率事件。图为2012年8月18日中超第22轮阿尔滨2-1人和比赛中。马宁和人和队杨昊发生口角,人和外援穆斯利上前劝阻。

  在中超乱哨、嫩哨在各个场次响起之时,在中国足坛可谓德艺双馨、已退役前国际级裁判孙葆洁被足协曾请回来过执法。图为2012年3月16日中超第2轮富力2-0恒大比赛中,主裁判孙葆洁向犯规的富力队员出示黄牌。

  遗憾的是好景不长。在主吹了2012年3月30日第4轮申花0-1恒大比赛后,孙葆洁仅仅吹了两场焦点战之后,便被中国足协继续闲置。事后曾有消息说:是万达集团拨发给足协专款专用的每场主裁判1万元的高额津贴,让不少现役裁判对足协启用孙葆洁感到不满,迫于压力足协只能弃用孙葆洁。

  既然中超主裁判老的老,小的小,昏的昏,软的软。还是请外来的和尚吧,足协从本赛季伊始屡屡从亚洲各足球协会聘请主裁判执法中超。本赛季全部30轮中超赛事,境外裁判出任主裁的场次为36场。图为2012年3月10日中超第一轮,升班马富力主场迎战上赛季中超亚军国安。来自澳大利亚的裁判组赛前热身,主裁判是ATTHEW(中)。

  有来自韩国的主裁判。图为2012年3月30日中超第4轮国安3-1泰达比赛中。主裁判宋景浩(韩国)与北京国安队外援雷纳尔多在比赛中。

  有来自香港的主裁判。图为2012年4月13日中超第6轮国安2-1鲁能比赛中,鲁能汪强因不满判罚,向主裁判黄志腾(中国香港)挑衅。

  客场输球后鲁能上下都感到愤怒。图为2012年04月13日国安2-1鲁能后,鲁能俱乐部工作人员手拿一沓百元大钞与主裁判黄志腾(中国香港)理论,安保人员保护着裁判迅速离场。

  这位也是来自香港的主裁判。图为2012年4月14日中超第6轮阿尔滨1-0建业后,建业队员围攻当值主裁判吴超觉(中国香港),他在比赛进行到94分钟时判罚的压哨点球引起建业队强烈不满。

  有来自日本的主裁判。图为2012年5月12日中超第10轮申花0-0申鑫比赛中,原定徐航主裁变更为今村义朗(日本),申花阿内尔卡在和外籍裁判沟通。

  这也是一位来自日本的主裁判。图为2012年7月28日中超第19轮泰达2-1国安比赛中,国安翻译付豪、队医冲在最前面对当值主裁判高山启义(日本)的执法表示质疑。不久付豪等人接到了足协纪律委员会开放追加罚单。

  有来自泰国的主裁判。图为2012年8月25日中超第23轮申鑫1-2国安比赛中,当值主裁判普拉滕(泰国)在向犯规队员出示黄牌。

  还有从越南请来的主裁判。图为2012年9月22日第25轮申鑫1-1申花比赛中,德罗巴向当值主裁判沃明催(越南)吐槽。沃明催越南名字为温明庭,是亚足联现任73名精英级裁判中的一员,很显然这种头衔更像是亚足联为了各会员球会裁判均衡发展而派发的。

  2012年11月3日中超末轮,辽足3-2申鑫的保级关键战,来自泰国的主裁查亚在比赛中3分钟判罚了2个莫须有的点球。将这场保级生死战的焦点再次聚焦到自己身上。图为查亚向辽足门将张鹭出示黄牌。

  事实证明外来的和尚未必能念好经,旅途费用外加出场津贴从经济成本上核算已经远远高于本土裁判,请外籍裁判执法最大好处是,在出现争议判罚可以缓解足协管理层面的巨大压力。图为2012年9月28日中超26轮中能2-1恒大比赛中,恒大主教练里皮与当值主裁判沃明催(越南)抗议,赛后新闻发布会里皮更是直言——遇到这样情况输球正常,这不是一场真正的足球比赛。

  都将板子打在当值主裁身上并不全面,来自助理裁判的错漏判罚并非罕见。图为2012年7月28日中超第19轮广州恒大2-2上海申花比赛中,第92分钟申花一次成功反越位单刀机会被助理裁判举旗示意越位。申花队主教练巴蒂斯塔、队员王寿挺及教练组人员与助理裁判争吵。该场比赛第一助理裁判是吴磊,第二助理裁判是吴思宁。

  滕卡特用这种方式提醒助理裁判公平公正执法。图为2012年6月12日中超联赛第2轮补赛亚泰1-0鲁能比赛中。

  很多业内人士都不认为中超本土裁判水平差,问题频出根结还是在中国足协的管理层面,对于中国职业化程度最高,关注度最高,曝光度最高的中超联赛的裁判管理,绝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图为中国足协技术部主任杨新利主管裁判委员会,中超本土裁判选派和外籍裁判聘请是他日常主要工作内容。

  仅仅将年复一年中超联赛中的裁判乱象,归结于足协技术部并不客观,作为足协掌门人的韦迪,和分管裁判工作副主席于洪臣,同样需要在中超投资额度屡创新高的时下,将裁判管理工作作为一项重要课题加以研究,并逐步解决。

  从世界到中国,足球判罚向来是一个争议话题。近年来,中国足协采取了抽签继而抽签与选派相结合的裁判选拔方式,虽杜绝了黑哨,但目前又出现了嫩哨、昏哨等问题。

  针对这个问题,新华社记者日前采访了加拿大足球裁判委员会主任刘虎和中国足协技术部主任杨新利,对比两国足球裁判的培养体制或对解决上述问题有所借鉴。

  虽然加拿大足球并不是国际足球界的重要力量,但加拿大的整个足球体系,包括其中的裁判培养体系,很值得中国足球借鉴。协会化使得加拿大足球裁判的培养走上一条充分发挥社会力量的道路。据刘虎介绍,依托于完全协会化的加拿大足协,加拿大足球裁判的培养相当系统,裁判培养从孩子开始。“12岁就可以吹6岁孩子的比赛,都是有组织的,分年龄段。”刘虎说,得益于这种系统性,“现在加拿大注册裁判有2万多人,而加拿大人口不到3千万。加拿大裁判从16岁开始执法正规11人的比赛,一年吹80到100场,实践经验非常丰富,裁判人才选拔面很广。”

  相比而言,中国足球裁判不仅缺乏,而且难以统计出一个具体数字,这很大程度源于行政体制的束缚。“目前足球裁判的资质等级审批权归属于各级体育行政主管部门。但是,我们在地市级以下的体育行政主管部门包括足协,建制不规范,导致足球裁判培养也不规范,有限的资金和人员更多关注的是组织竞赛。”杨新利说,“这种不规范导致有些有意做裁判的人根本找不到‘组织’。”

  这种体制决定了裁判发展模式相对单一和传统:“单一”在以全国六大体育院校足球专业学生为主(目前我国裁判队伍约60%来自这些院校);“传统”在于师傅带徒弟。

  这种体制还有一个背景:1998年国家机构改革时,各级体委大多不再独立存在,而是并入其他机构。这使得中国裁判问题更难在政府层面得到解决。

  如何破解?杨新利认为,必须从手工作坊过渡到社会化大生产,裁判培养须系统化、专业化、标准化。

  系统化首先基于组织架构建设多元化:政府和社会力量多头并举,借助社会力量的大原则是不违反法律和规章制度,“只有架构搭建好了,我们才能给有志于裁判的人更好地服务”。

  专业化体现在与国际足联的接轨上。2011年,中国足协与国际足联开始合作,内容涉及裁判培养,并将相关教材汉化。

  标准化则涵盖拟推行的IT管理系统,这套系统可以解决裁判报名、培训、资料搜集、考核、评价以及晋升等方面的一些问题。

  而刘虎则认为,专业人士是专业化的保证,职业裁判必须成立独立法人机构(中国没有)。比如美国职业裁判总公司,美足协和加足协通过该公司实现对大联盟的管理,对足协负责,联赛左右不了公司,实现了第三方的利益分割,能避免很多问题。中国足协在体制机制方面尚有完善空间。

  刘虎表示,裁判要职业化,好处之一是裁判比较专心,无后顾之忧。“在加拿大一个职业裁判的收入相当于白领。运动员职业化要和裁判员职业化成正比。裁判职业化之后,对年轻人也有激励作用。”

  但杨新利认为裁判职业化在中国条件尚不成熟,“只有条件成熟,供需达到平衡才行,为了职业化而职业化不可取,要符合规律”。

  足球场不能置于真空。裁判也是人,如何防止他们执法不公、保证他们的职业道德?

  刘虎认为,这与国家文化和法律健全有关联。在加拿大人们认为体育是一种生活方式,不能用一些手段操纵和干预比赛,法律对人的约束渗透到方方面面,“我们特别强调裁判的职业道德,要求他们尊重队员、对手和同事。裁判每年会签一个道德规范文件,处罚力度很重。针对不同程度,有时甚至会进行法律问责。我建议中国足协和司法机关的配合进一步加深”。

  杨新利赞同上述观点,他说:“体育赛事中的法律纠纷如何界定是一个课题,包括假赌黑问题。我们国家在有些地方还存在法律空白。”

  裁判出现误判、错判不可避免。对此刘虎表示,这是技术层面的问题,是管理者的问题。杨新利则表示,足球的属性之一就是尊重规则、尊重裁判,即便出现了误判,我们也应该尊重裁判,毕竟裁判的判罚是最终判罚。

  尊重裁判不意味着纵容误判。“我们正着手建设评估选派体系:把合适的裁判派到合适的比赛中去。什么是合适的裁判?就是根据每名裁判的性格类型、心理类型、体能、执法风格、近期的表现等进行选派。中超的比赛分析系统对裁判行为、跑动距离、平均判距、净打时间都有显示,成为选派裁判的参考。”杨新利说。

  裁判交流逐渐成为一种趋势,但刘虎认为,这不是一个提升自身水平的好途径,因为国外裁判首先得适应中国联赛,其次这会给中国裁判带来自卑感。

  杨新利认为应该辩证来看,请外裁确实减少了中国裁判的执法机会,也会带来心理负面影响,但反过来我们从外裁执法中能学到东西,比如如何开联席会,进行比赛准备、赛后总结等。对于替换掉的裁判我们会积极沟通,予以鼓励并提供出国执法的机会。

  或许是受腐败案的影响,日前亚足联向国际足联递交了2014年巴西世界杯执法裁判的培训名单,但当中没有中国裁判。

  杨新利表示,中国裁判在国际组织的任职、在核心赛事中的被认可度确实有差距,但这几年的工作也带来了可喜的成绩,比如2012年亚足联的10人后备裁判团队,中国占了4人。

  刘虎认为,对于一个民族来讲,身体素质每况愈下是非常可怕的。国外的健身观念深入骨髓,加拿大的健身俱乐部24小时开放,人们从小就在锻炼。

  “加拿大的全运会是18岁以下的青少年参加,从中选拔优秀人员参加国际级赛事。加拿大人业余时间参加运动,当然也有体育上的国家战略,有财政保证。中国过于强调奥运会,中国的奥运会金牌和全民身体素质不成比例,中小学生体质越来越差,如果现在不意识到的话以后会很麻烦。”

  但中国人对身体素质的重视多在到了五六十岁才开始。对全民健身如此,对职业体育的理解国人也失之偏颇,尤其是主管部门。

  另据记者了解,日前国家体育总局召集三大球管理中心主任开会,又制定了里约奥运会“实现突破”的目标,但从目前各界的反应来看,这个目标很有违背三大球客观规律之嫌。

  足球作为世界第一运动,其影响力可见一斑,但在中国,它却笼罩在奥运战略下戴着镣铐起舞。实际上,类似足球这样的职业体育项目都有自身的规律, 应当职业化、市场化,而非笼罩在奥运战略下。中国体育只有学会两条腿甚至多条腿走路,才能真正从体育大国转变为体育强国。